产品分类
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行业新闻 > 2018年房企高管离职路径:抱团跳槽流行,战略方向转变下封疆大吏也难幸免

2018年房企高管离职路径:抱团跳槽流行,战略方向转变下封疆大吏也难幸免

时间:2019-05-29 09:05 来源:和讯房产 作者: 点击:

 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:“地产深度报道”

    2018年,尽管大多数上市房企都实现了业绩上涨,但在宏观调控持续加码的背景下,高负债、降成本、缓拿地正投射到多家房企身上,业绩变动和企业内部发展治理的思考均会影响职业经理人的去向。

  2018年,百名房企高管选择作别过往,他们有些再出发,另寻他就,有些辞别后尚无近况。

01抱团跳槽
01抱团跳槽

  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根据上市公司公告及媒体报道,统计梳理出近百位房地产上市公司的高管离职路径发现,数人年内变动不止一次。

  2018年1月,原泰禾集团(000732)副总经理、财务总监罗俊离职加入中梁地产,担任CFO。但罗俊的中梁之旅为期仅4个月,同年5月,罗俊发起了年内第二次变动,辞任中梁CFO转战中南置地,出任集团副总经理,负责资本和融资工作。自2016年9月加入泰禾集团后,两年时间不到,中南置地已是罗俊的第三站。

  而在罗俊之前,中梁的CFO之位已经遭遇过一场“闪电离职”,2017年6月,原绿地香港首席财务官游德锋加盟中梁,同年10月便选择离开。

  除了罗俊,张海民、侯波、许珂等年内皆实现“二连跳”。

图片来源:图虫创意
图片来源:图虫创意

  此外,房企内部抱团离职的现象更为普遍。2018年6月,曾为新城高速发展立下汗马功劳的两员大将——吴亚春和单磊磊携手加盟金科。近来业绩增长迅猛的金科已经将华东区域作为战略重点,而为了突破原来的发家之地——西南重镇,金科迫切需要核心人员来开辟新的市场,吴亚春和单磊磊深耕华东多年无疑是合适的人选,两员大将到任后,金科也对华东区域提出了更多的期待:未来三年业绩目标分别为300万元、500亿元、1000亿元。

  去年,业内最受关注的抱团跳当属华润置地掌舵者吴向东和CFO俞健,二者受平安马明哲所托前后脚加盟华夏幸福(600340),坐阵危机中的华夏幸福。

  02或暗喻未来战略调整

  除了报团跳,房企离职的身影中也不乏“封疆大吏”,他们在企业扩大规模、业绩冲刺的阶段虽功不可没,却也未能幸免。

  以旭辉集团为例,公司副总裁兼北京(楼盘)区域事业部总裁孔鹏于2018年11月离职,虽然公告明确表示其由于个人原因离职,但从来没有一家上市房企北京区域总裁“被离职”得如此突然,从接到约谈到离职,再到与接任者完成岗位交接仅7天之余。

  作为2012年旭辉上市之后引入的第一批职业经理人之一,业内普遍认为,2016年旭辉北京市场销售额能破百亿,孔鹏功不可没。孔鹏离职后不久,旭辉北京公司总经理宗鸣也宣布离职,加上此前旭辉上海(楼盘)事业部总经理蒋达强和南京(楼盘)区域总经理侯波,2018年,旭辉至少有4名区域高管相继离职。

  和旭辉相似,同样人员流动较大的还有龙湖。

  2018年,龙湖相继失去战略发展部总经理王亚军、南京公司总经理李宏耕、冠寓总经理王俊英以及三位集团副总裁徐爱国、韩石和胡浩。

  有开发商指出,2018年上半年,各方对楼市看多的预期较强,多家房企的投资、营销等条线依然保持扩张态势。但进入2018年第三季度后,房地产市场热度骤降,房企策略也由积极扩张转为收缩,并开始着手为过冬做准备。在市场由热转冷的快速变化期间,房企老板与职业经理人之间的摩擦,会较以往更加明显。市场处于上升期时,一些公司对财务及营销管理人员提出的目标,更多着眼于规模上的扩张;当市场步入下行期,所提出的要求则变为加快资金回笼,财务及营销管理人员的压力陡然之间变得更大。

  因此,有业内人士指出,房企高管的集中离职,其背后或暗喻房企对未来战略方向的转变和调整。抛开个人的选择,曾经靠“资源导向”谋生的职业高管注定将面临挑战。

  “存量房时代强调的是跨产业的运营能力、资本运营能力和金融运营能力。只会‘拿地’的人已经不吃香了,目前房企最需要的是产融销复合型人才。”中房数据研究院院长陈晟曾对媒体表示,当下很多地产人都要经历新一轮市场洗礼,房企人员调整的实质是未来战略的调整,而这种调整还会持续。

 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则对记者表示,行业发展降温,自然使得房企经营所面临的压力加大,各大公司年底往往会制定新的战略。因此,传统的营销模式就会面临挑战,对于财务官和营销官来说影响是最大的。但由于本身管理层的资源还很稀缺,离职或谈不上被迫,可能和管理者自身考虑有关。